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电话/地址/位置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长沙刑辩律师
  >> 首席律师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手机:15116139186)
湖南简单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副主任、专职律师。2002年3月参加国家首届司法统一考试, 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律师执业17年来,办理了数百件刑事案件.海律师曾多次作为湖南公共频道《帮助直通车》栏目随行律师为委托人全程提供法 律帮助等。所承办的各类案件及提供的法律服务能最大化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律师同仁的首肯和当事人的高度评价。海律师能仗义执言,不畏权势,富有同情心,责任感,力求以法律和智慧谋求公平正义!
电话:0731-88608983
在线 Q Q:865978086
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中天广场行政公馆26031-26036号
更多 >>>
  >> 公告动态
正在更新之中……
 毒品犯罪毒品犯罪 → 贺东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贺东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作者: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次数: 28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 咨询电话:15116139186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湘01刑初31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贺东,男,1992年7月9日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住长沙市芙蓉区。2019年3月6日因吸食毒品被行政拘留五日。2019年9月1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押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李俊玲,湖南同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以长检刑二刑诉【2020】2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贺东犯走私毒品罪一案,于2020年3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通知长沙市法律援助中心为被告人贺东指派律师提供辩护,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飞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贺东及其辩护人李俊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贺东长期吸食毒品大麻,为满足吸食需要并赚取利润,2019年8月份,贺东通过“暗网”的“亚洲药物聊天室”认识网名为“老皮”的网友。“老皮”自称在加拿大从事大麻贩卖生意,可以与贺东进行合作,2019年9月,在两人网络聊天中,“老皮”拟发展贺东为国内合作代理人,双方约定由“老皮”从国外采购大麻叶,利用国际快递发往长沙,由贺东收货后按照“老皮”提供国内收货地址再次发货给国内买家,“老皮”将部分大麻叶作为酬劳以较低价格卖与贺东,贺东表示同意。随后二人以假名“刘帆”为收件人、以网络虚拟号码“17150253912”为收件人号码,设置收件地址为“长沙市芙蓉区芙蓉中路二段59号顺天城22楼2264”,由“老皮”将大麻叶夹藏在7袋芒果干片中,利用国际邮件运至长沙,2019年9月14日,被告人贺东在长沙市芙蓉区蜂巢快递点取该邮包时被公安民警现场抓获,侦查机关从该邮包内查获夹藏的毒品大麻叶474.34克,经鉴定,从上述被扣押大麻叶中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大麻二酚成分。被告人贺东收取邮包被抓获后,“老皮”将国内五个收件人信息通过贺东好友余某转告贺东,要其根据要求,按每包50至100克大麻叶进行封装,并通过快递寄往国内指定收件人,并按约定将剩余约100克大麻叶作为酬劳以较低价格出售给贺东。
在收到“老皮”以国际快递邮寄的毒品包裹前,2019年9月初,“老皮”通过国内快递,从云南发给被告人贺东大麻叶约200克(运单号:韵达:3102713033722),赠与贺东进行吸食。贺东收取大麻叶后,于2019年9月13日,在长沙市芙蓉区星城鱼小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楼下,以每克100元的价格销售20克大麻叶给高某,并收取毒资2000元现金。2019年9月14日,侦查机关在贺东驾驶的牌号为AJ8X76的轿车上查获该批大麻叶剩余的125.84克。经鉴定,从上述被扣押大麻叶中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大麻二酚成分。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以下证据:1.被查获的毒品大麻叶;2.户籍资料、抓获说明、手机通话记录及短信聊天记录、快递单及包裹照片、称量照片及笔录等;3.证人余某、郑某、王某、张某、高某等人的证言;4.被告人贺东的供述与辩解;5.对涉案毒品大麻叶的成分鉴定意见;6.高某、余某、贺东的辨认笔录。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贺东走私、贩卖少量毒品大麻叶,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第四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贺东提出其没有贩卖毒品给高某,只是赠送大麻给高某吸食,请求本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贺东的辩护人提出,贺东应系走私毒品的从犯;认定贺东贩卖毒品大麻给高某的证据不足;从贺东车上查获的毒品大麻不应计入贩毒数量。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贺东长期吸食毒品大麻,为满足吸食需要并赚取利润,2019年8月份,贺东通过“暗网”的“亚洲药物聊天室”认识网名为“老皮”的网友。“老皮”自称在加拿大从事大麻贩卖生意,可以与贺东进行合作,2019年9月,在两人网络聊天中,“老皮”拟发展贺东为国内合作代理人,双方约定由“老皮”从国外采购大麻叶,利用国际快递发往长沙,由贺东收货后按照“老皮”提供国内收货地址再次发货给国内买家,“老皮”将部分大麻叶作为酬劳以较低价格卖与贺东,贺东表示同意。随后二人以假名“刘帆”为收件人、以网络虚拟号码“17150253912”为收件人号码,设置收件地址为“长沙市芙蓉区芙蓉中路二段59号顺天城22楼2264”,由“老皮”将大麻叶夹藏在7袋芒果干片中,利用国际邮件运至长沙,2019年9月14日,被告人贺东在长沙市芙蓉区蜂巢快递点取该邮包时被公安民警现场抓获,侦查机关从该邮包内查获夹藏的毒品大麻叶474.34克,经鉴定,从上述被扣押大麻叶中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大麻二酚成分。被告人贺东收取邮包被抓获后,“老皮”将国内五个收件人信息通过贺东好友余某转告贺东,要其根据要求,按每包50至100克大麻叶进行封装,并通过快递寄往国内指定收件人,并按约定将剩余约100克大麻叶作为酬劳以较低价格出售给贺东。
在收到“老皮”以国际快递邮寄的毒品包裹前,2019年9月初,“老皮”通过国内快递,从云南发给被告人贺东大麻叶约200克(运单号:韵达:3102713033722),赠与贺东进行吸食。贺东收取大麻叶后,于2019年9月13日,在长沙市芙蓉区星城鱼小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楼下,以每克100元的价格销售20克大麻叶给高某,收取毒资现金2000元。2019年9月14日,侦查机关在贺东驾驶的牌号为AJ8X76的轿车上查获该批大麻叶剩余的125.84克。经鉴定,从上述被扣押大麻叶中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大麻二酚成分。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过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明:
1、长沙海关缉私局接受线索记录、受案登记表、长沙海关查验记录、邮单照片、涉案物品现场照片、抓获经过、搜查笔录、称量笔录、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指认涉案物品现场照片、涉案毒品大麻称量照片证明,2019年9月8日,北京邮局海关快递科在对加拿大进境邮包进行查验时,发现寄往湖南长沙的邮单号为EE1710890557CA的邮件机检图像异常。海关工作人员随即对该邮件进行开箱检查,发现邮包内有芒果干及其他干果5包,果干包装袋内发现藏有压缩的可疑植物碎叶,经现场初检呈大麻阳性。2019年9月11日,北京海关缉私局将该线索移交长沙海关缉私局,并将该邮件放行。
2019年9月13日,长沙邮局海关根据北京海关和机场缉私分局提供的情报线索,在长沙国际邮件监管中心对进境邮件查验时发现单号EE1710890557CA的邮件机检图像异常,该邮件系从加拿大寄往湖南长沙,申报内容为有机芒果、枫叶糖及有机生物,收件人为刘帆,收件地址为长沙市芙蓉区芙蓉中路二段59号顺天城22楼2264,收件人电话号码17150253912。经人工开箱查验发现内藏疑似毒品大麻的植物干花叶,气味强烈,毛重约450克。侦查人员将该包裹封好后安排快递人员正常投递,并安排民警在包裹到达地附近蹲守伺机抓捕。次日15时许,侦查人员在长沙市芙蓉区丰巢快递点将前来领取包裹的被告人贺东抓获归案。同日,侦查人员对被告人贺东的住所进行搜查,从其房间冰箱内扣押疑似毒品大麻吸食工具玻璃器皿一件,随后在贺东驾驶的湘A×××××黑色本田轿车内扣押内装疑似毒品大麻的黄色纸袋一个。经称重,查获的邮件内的毒品大麻净重474.34克,扣押的黄纸袋内大麻净重125.84克。
2、湖南省文成司法鉴定中心湘文成司鉴中心【2019】毒鉴字第56号法医毒物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从涉案疑似毒品大麻的检材中均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及大麻二酚成分。
3、快递物流详情、EMS面单,证明被告人贺东接收的内含毒品大麻的包裹邮单上的信息及从加拿大寄往长沙的快递物流信息,以及贺东接收的从云南发往长沙的包裹快递物流信息。
6、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贺东的身份情况,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7、现场检测报告,证明被告人贺东系毒品大麻吸食人员,其尿液毒品检测呈大麻阳性。
8、通话记录,证明被告人贺东与国外卖家“老皮”的通话情况,从2019年9月12日至14日,贺东的手机共接到国外电话呼入17个。
9、证人余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9月14日14时许,其接到“老皮”从加拿大打来的电话,要其去打探一下贺东是不是出事了,其便给贺东打了电话,要贺东在网上跟“老皮”联系。后来“老皮”又打电话过来跟其说贺东说话有些含糊,待会会发一条信息给其,要其转发给贺东。“老皮”随后发了一条内含五个收件人地址的信息,其将该信息转发给了贺东。其接到“老皮”的电话后才知道“老皮”给贺东邮寄了一个包裹,其猜测包裹内可能是毒品大麻或吸食大麻的工具。
证人余某依法辨认出被告人贺东就是其在笔录中提到的贺东。
10、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2019年9月13日,高某曾向贺东购买过毒品大麻与其一起吸食。
11、证人高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9月13日15时许,其在长沙市芙蓉区下以2000元的价格向贺东购买了20克毒品大麻。
证人高某依法辨认出被告人贺东就是贩卖毒品大麻给他的人。
12、被告人贺东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8月份,我通过“暗网”的“亚洲药物聊天室”认识到了一个网名叫“老皮”的人,他经常发广告,说可以从国外搞到便宜的大麻。我便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与他接触,刚开始以为他是骗子,就没去要货。我在与“老皮”深入交流中,“老皮”答应我可以先货后款,但必须帮他收取一个进口大麻包裹,大概不到500克,然后在国内分别转发五个大麻包裹给国内买家,每个数量是50-100不等,剩余的100多克,会在我办妥事后,当做酬劳,打折后再向我收取相应的费用。包裹是由“老皮”通过国际快递直接邮寄给我收货的。为了包裹能够顺利入境,我提供了17150253912的手机号给他用于接货,这个号码是网络号码,无法关联到我本人信息。“老皮”自己寻找了长沙市芙蓉区顺天城22楼2264的虚假收件地址,和一个叫“刘帆”的虚假收件人。我们沟通好大概十天后,“老皮”就邮寄了快递单号为EE171089057CA的快递包裹,并通过网络软件告知了我。2019年9月14日,我根据快递员电话,在“顺天城”楼下的丰巢快递柜取包裹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随后,侦查人员在我车上查获一个内装毒品大麻的黄色纸袋,这些大麻是“老皮”在案发前几天从云南邮寄给我的,我收到这个包裹后于2019年9月13日以2000元的价格贩卖了20克大麻给吸毒人员高某。侦查人员从我收取的国际邮件包裹里查获的毒品大麻净重474.34克,从我车里扣押的毒品大麻净重125.84克。这个国际包裹收到后,“老皮”原计划通过聊天软件将五个收件人信息直接发给我,由我把大麻分发出去,后来他应该知道我出事了,就通过联系到我好友余某,要余某将5个收件人信息转发给了我。
被告人贺东依法辨认出其笔录中提到的余某。
本院认为,被告人贺东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走私、贩卖毒品大麻叶620余克,其行为已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在被告人贺东与“老皮”走私、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中,贺东帮助“老皮”收取内藏毒品的包裹并负责分发寄送,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但系作用相对较小的主犯。辩护人提出的贺东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贺东提出的没有贩卖大麻叶给高某、只是赠与他吸食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认定贺东贩卖大麻叶20克给高某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高某的证言及被告人贺东在侦查机关的供述证明,贺东以2000元的价格贩卖了20克大麻叶给高某,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被告人贺东虽然当庭翻供,但不能合理说明翻供理由。该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辩护人提出的从贺东车上查获的毒品不应计入贩卖数量的辩护意见,经查,贺东系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从其车上查获的毒品应当计入其贩卖毒品数量,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合考虑被告人贺东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四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贺东犯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9月14日起至2020年10月13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刘 征
审判员 王新平
审判员 何 琳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鲁 幸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 咨询电话:15116139186
上一篇:简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王韧、张智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电话|地址|位置|会见
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中天广场行政公馆26031-26036号
手机:15116139186(微信号同)
邮箱:865978086@qq.com
本站访问量: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